【撸彪】日久生情和一见钟情 中

依旧对话为主,没啥逻辑,OOC严重。

大家随便看看。

前篇传送门:【撸彪】日久生情和一见钟情 上



德比希最近老是觉得背后发凉,好像有双眼睛一直在盯着他。

“一定是加班太多,累到重影了。”他无奈地揉了揉眉头,继续跟一堆文件作斗争。

“虽然是个混蛋,但是每张照片都那么该死的好看。”德比希一边整理手边的照片一边自言自语,突然他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疯了疯了,我一定是疯了!”

坐直身子,揉一揉酸痛的脖子,德比希这才发现,周围的同事都已经下班了。但是没有办法,谁让自己的老板是个事儿逼,帮他选片还总是挑三拣四的。德比希很好奇厄齐尔是怎么容忍这个家伙的,还有那个科斯切尔尼……

不不不,科斯切尔尼跟我没关系,我为什么要想到他……

德比希疲惫地靠在椅子背上,晃来晃去,晃来晃去。啪叽!整个人翻了过去。

我靠痛死了……好累啊,我就休息一会儿吧,就一会儿……

德比希闭着眼睛想着,迷迷糊糊地居然睡过去了。


“Na~Na~Na~NaNaNaNa~NaNaNaNa~Giroud~~”吉鲁哼着粉丝给他编的歌曲,一路颠回公司。“钥匙,钥匙……我的钥匙……”吉鲁摸出钥匙打开门,一走到里面突然发现一双脚从桌子腿旁露出来,“哎呀卧槽,这是出人命了吗!!!!”吉鲁大叫着抄起扎卡心爱的棒球棒冲了过去,结果发现了在桌子底下抱着一堆自己照片睡得打呼的德比希。

吉鲁玩心大起,准备吓唬德比希一下。他蹑手蹑脚地走到德比希旁边,蹲下身来想要捏住德比希的鼻子。德比希突然哼哼着翻了个身,吉鲁吓了一跳,跌坐在地上。他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观察德比希的脸,眉头紧皱,平时总是充满委屈的蓝眼睛此时正紧闭着,眼球微微转动,应该是在做梦,吉鲁伸过手去想把他的眉头抚平,德比希突然说起了梦话:“走开,你这蠢货,我才不在乎什么科斯切尔尼……”吉鲁吓得把手缩了回去。

蠢货是骂谁呢?LoLo?他跟LoLo应该不认识吧?难道是我?可是我不蠢啊?

呵呵,真单纯呢,奥利维尔!

“约安你这个蠢货……”德比希砸吧砸吧嘴,继续说着梦话。

约安是谁!!!是上次遇见的那个吗!他跟德比希到底是什么关系!看起来很亲密的样子!但是他有我帅吗!吉鲁突然愤愤然了起来。

这边吉鲁正生着气,那边德比希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一睁眼睛看到一张放大的吉鲁的脸。“卧槽鬼啊!”德比希奋力想从地上爬起来,结果一头撞向了吉鲁的脸。

“啊!我英俊的鼻子!!!”

一滴,两滴,三滴……血从吉鲁捂住鼻子的手指缝里滴落下来。

“对,对,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德比希捂着额头,手忙脚乱地找纸巾帮吉鲁止血。

“工作偷懒睡觉,还殴打上司,这个星期的工资不要领了!”吉鲁虎着脸吓唬德比希。

“你先别说话!当心鼻血流到嘴巴里!”德比希揪了一团纸胡乱地塞到吉鲁的鼻孔里。

看着德比希慌乱的样子,吉鲁得意极了。

“明天不要上班了!”

“为什么!我有在努力工作啊!只是不小心睡了一下下,为什么不让我上班了!”

“让你休息一天啊笨蛋!这里的工作不用这么拼命,选片的事情交给后期就行了,别把自己逼到这个份上!你垮了我欺负谁去!赶快回家!”吉鲁一手捂着鼻子,另一只手往外撵人。

“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

“你不会下套害我吧?”

“你看我像是那么混蛋的人吗?”

“像。”


妈的,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

 

“谁啊!大半夜的打电话!”听筒里厄齐尔的声音带着浓重的鼻音。

“喂?梅苏特?”

“原来是你……你最好有重要的事情,不然我弄死你。”厄齐尔有很重的起床气,特别是这种被打扰的时候。

“明天给德比希放一天假吧,这人都快累变态了。工作什么的扔给后期就得了。。”

“工作什么的扔给后期就得了?你说得轻巧!你看看咱们公司后期组哪个是省油的灯?!得罪人的事儿都让我干是吧?再说了,德比希有那么多工作到底是因为谁啊!还有奥利维尔,你知道现在几点吗。凌晨2点。以后你再这个点儿给我打电话,我就打断你的第三条腿。”没等吉鲁再说话,厄齐尔已经把电话摔了。

“啧,真暴力……看,梅苏特也说给你假了,明天别来了。”

你哪句话听出厄齐尔给我假了?德比希斜了吉鲁一眼,低头整理散落在地上的吉鲁的照片。

“都说了你别管了,快回家去休息!你家住哪里?”

“关你什么事!”

“监督你回家睡觉。”

“不,不用!”德比希脸上泛起了可疑的红晕。

“哎哟,开心就直说嘛,都跟你说了,我人很好的!”吉鲁抢过德比希手里的照片随便往桌子上一扔,拖着德比希就往往外走。

出了公司的门,德比希坚持要自己打车回去,结果被吉鲁强行塞到了车里。“我怕你路上打劫出租车司机,人家有老有小的,赚钱也不容易。”

德比希又想出了一百种弄死吉鲁的方法。

 

卡巴耶接到吉鲁电话的时候差点撅过去。

天了噜!!!奥利维尔·吉鲁给我打电话了!!!他还答应送我签名的写真集!!!!

被喜悦冲昏头脑的卡巴耶只思考了3秒钟就把德比希彻底卖了,从德比希的爷爷喜欢抽什么牌子的烟到德比希的弟弟上厕所时喜欢看什么书,全都跟吉鲁说得一清二楚。可怜德比希被好兄弟卖了都不知道。

 


人生最操蛋的事情莫过于怕什么来什么。

公司的创立周年纪念日,例行邀请合作媒体以外,还邀请了了对公司有过杰出贡献的人来参加派对,科斯切尔尼虽然已经离开了几年了,但是好歹也是当年的公司的招牌,这次自然也在被邀请之列。

科斯切尔尼不但本人来了,而且还拖家带口。他高大的丈夫身着西装,但是胸前挂着个小baby,进场时还引起一阵小骚乱。公司的妹子都疯了一样地围过去。厄齐尔是个非常喜欢小孩子的人,见到小孩子基本迈不动步的那种,所以他也混进了娘子军的队伍。

“真是可爱啊!!!”厄齐尔拉着孩子的小手感叹道,“LoLo,这是你生的?”

“梅苏特……我倒是想生来的……”

“借我玩一会行么……”

“梅苏特你克制一点,这是个孩子,不是个布娃娃。”拉姆塞试图阻止眼冒金光的厄齐尔。

默特萨克倒是很大方,把孩子递给了厄齐尔,只嘱咐了一句别摔着,就屁颠屁颠地跑去舞池了。科斯切尔尼无奈地摇摇头,一脸幸福的褶子。

但是孩子很不给面子,从看到厄齐尔的第一眼开始就哭。

“你叫什么名字呀~梅苏特叔叔带你举高高啦!哟~举高高!”厄齐尔跟孩子玩得不亦乐乎。


鬼都能看出来吉鲁脸臭得像吃了苍蝇,厄齐尔去找科斯切尔尼的时候,他躲到了人群里面。


吉鲁果然是在乎他的。德比希看着一张臭脸的吉鲁,没由来的突然一阵心酸。

“别逗了马蒂厄,你才认识他几天啊,有什么资格心酸……”德比希自嘲地摇了摇头,这种感觉压得他透不过气。趁着没人注意,德比希离开了会场,到外面去透风。

 

看着跟孩子玩得不亦乐乎的厄齐尔,吉鲁不屑地撇着嘴一个人喝闷酒:“德比希,我跟你说……德比希?哎你人呢!!!”回头去找德比希,结果发现他人根本不在。

德比希一个人站在外面,看着车来车往发呆。吉鲁端着酒杯走向德比希,正想着怎么做恶作剧捉弄他。不远处一辆失控的车冲了过来,路边的人都发出惊呼快速避开,可是德比希依旧呆呆地站在路旁。吉鲁扔掉手里的酒杯,跑向德比希,顺势把他护在怀里,车子撞到吉鲁后方向发生了改变,一头撞向了旁边的树。德比希虽然倒在了地上,但因为被吉鲁护着,所以没受什么伤,吉鲁却没站起来。看着倒在地上的吉鲁,德比希吓坏了,他跪在地上扶着吉鲁的头:“吉鲁你别吓我啊,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啊……你醒醒,你千万不能有事……”眼泪一串串滴落了下来,“你有事的话我怎么办啊……”


酒店外面本来就围了好多没有收到邀请函的记者,吉鲁出现的时候,人群就骚动了起来,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故,受害当事人还是眼下最红的模特,他们自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上头条的机会。

咔嚓咔嚓噼里啪啦,快门声不绝于耳。德比希怒从心头起:“拍拍拍!你们都在这儿拍个屁啊!叫救护车啊!!!”

如梦初醒的众人这才想起叫救护车。


外面,德比希和吉鲁被送到了医院;里面,玩到忘我的厄齐尔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宝宝来,叔叔给你吃糖~”

“宝宝乖~叔叔喂你吃冰淇淋~”

“宝宝乖~来,叔叔给你喂奶~”

厄齐尔不停地往孩子嘴里塞零食。

“梅苏特,你当心撑坏他,他太小了。”切赫看到孩子被塞得鼓鼓的小脸,实在是忍不住了,他决定制止厄齐尔。

“没关系!你看他那两个爹!哪个像有正事儿的人!我这边好心邀请他们来参加公司周年派对,他俩可好,弄得好像他俩婚礼答谢宴一样!”

“啧啧,梅苏特你可真酸!”罗西基打趣着厄齐尔。“不过,这是什么味儿啊……”

孩子在厄齐尔怀里不安地扭动,然后又开始哭。

“他是不是饿了?”厄齐尔傻呼呼地举着哭闹的孩子不知所措。

“你喂他吃了这么多东西,他还饿才怪呢!估计是要换尿布了吧?”切赫皱着眉想了一下。

“哦,那我把他还给他爸。喂!佩尔!你儿子要换尿布了!”

孩子不停地哭,最后哭得直打嗝,被默特萨克抱在怀里依旧止不住哭闹。

突然,他不哭了,呆呆地看着默特萨克,然后张开小嘴:“呕——”

“卡鲁姆!!!我的西装!!!”

“好孩子,真乖,知道吐到你爸爸身上,叔叔这套西装可贵了……”厄齐尔扯了扯衣服上的褶子,扬长而去。


“交友不慎啊……”


厄齐尔是第二天才知道吉鲁出事情的,因为各大媒体的网站和报纸头条都是德比希抱着吉鲁哭的照片,更有甚者大标题写着“当红模特遭遇车祸,神秘男子痛哭怒斥拍照记者”。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不过这些东西德比希没看到,他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趴在吉鲁的病床跟前,然后对上吉鲁一张似笑非笑的脸:“你抱够了没有?医生说我只是软组织挫伤,但是现在我感觉不到我的腿了……”

德比希带着哽咽的声音轻轻地问道:“你是傻的吗?为什么要冲过来……”

吉鲁翻了个白眼:“你才是傻的。难道我要看你被撞死吗?” 

“我死不死关你屁事……”

“你死了我欺负谁去?”
想到科斯切尔尼,德比希脑袋一热,跟吉鲁说道:“你要是死了就再也没机会把他追回来了。”
吉鲁拉住德比希的手把他拽向自己:“我当时只是想着让你没事,别的都与我无关。如果我说他已经是过去式了,你愿意相信我么?”


气氛突然有些尴尬。


德比希试图挣脱吉鲁的手:“我有些口渴,想去个厕所,顺便帮你拿个早餐。”
吉鲁说:“哦,别麻烦了,我自己去厕所吃早餐。”

护士看不下去了:“你俩能不能先分开,我要给病人量体温了!”

吉鲁突然扳过德比希的脸,在他嘴上亲了一下:“我只知道,如果昨天你出事了,我会活不下去。”

德比希愣住了,待他反应过来,看到护士有些玩味的笑容,瞬间羞红了脸。


自此,德比希的生活不再平静,他随时随地都会发现有人在偷拍他,无论是休息日跟朋友小聚,还是工作日跟同事午餐,甚至去便利店买条牙膏也会有人鬼鬼祟祟地跟着他。

他无意中浏览到了那天的新闻,除了车祸现场他抱着吉鲁哭的那张照片,还有在病房里吉鲁亲他的照片。花边小报甚至把他写成了吉鲁的新欢秘密情人什么的。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自打医院那次不知道算不算告白的告白,德比希跟吉鲁之间就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微妙情愫。

厄齐尔每天盯着吉鲁像盯仇人一样:“伤没好,就别想着到处浪!德比希你看好他!”

“梅,梅苏特,我今天有事,先回去了……”

“哎,你别跑啊!我又不咬人!”

 

德比希开始想方设法减少跟吉鲁碰面的次数,但是他发现越是想避开就越是事与愿违。


“为什么不给他一个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机会呢?”

厄齐尔趴在吧台上晃动着手里的啤酒杯,盯着德比希问道。

“那你为啥不给我一个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机会呢?”德比希反问道。

“啥?你喜欢我?那可不行!我有主啦!看见没!我手机屏保上那个帅长脸!”厄齐尔胡乱翻着自己的手机,炫耀似的塞到德比希脸前。“帅不帅!绝对忠诚,敢三心两意我就下蛊扎他小人!哼哼……”

“什么乱七八糟的!你敢不敢给我放长假!敢不敢给我涨工资!给你干活我至少少活20年!”德比希抓着厄齐尔肩膀不停地晃,“这也就是我!换谁谁愿意干这个破活!谁愿意干谁傻逼!”

“我不准你这么说!哪有人骂自己是傻逼的……嗝……不行,我不能再喝了,再喝下去萨米会不高兴的,我要回去了……嗝……”厄齐尔眯着眼睛拿着手机拨出一串数字,“喂!那个谁!你快点来接德比希!我数十个数!你不来我就喝死在路边!”

不会喝酒还装逼……德比希摇摇头,抢过厄齐尔的手机,“你好,我是梅苏特的同事,他喝多了,我们在Gunners,你来接他一下吧。”

“Baby~Baby~Oh~Baby~Baby~”从德比希手里夺过自己手机的厄齐尔心情大好,哼着小曲儿玩起了连连看。

喝成这样的厄齐尔还是第一次看到,姑且留个纪(把)念(柄)吧。

德比希掏出了手机打开了录像键。

两部车同时停在了Gunners门口。

赫迪拉拖着胡言乱语的厄齐尔匆匆离去。德比希叹了一口气,准备付账离开。一抬头看到了一张现在最不想看到的脸。

“你最近在躲着我。”吉鲁并没有用问句。

德比希没有吭声。他没法回答,因为他最近确实在躲着吉鲁。

“不是这样的……”德比希感觉自己的声音在抖,“你怎么跑来了?”

“梅苏特给我打电话了啊,不是说如果我不来接你,他就要喝死在路边么。”

“梅苏特的话你也信!”

“为什么不信!他可是我老板!再说你怕什么!我绯闻多着呢,又不差这么一个……”

“你不要脸我还要呢!”

“哦,这可真伤人。”

“行了,别那个表情,太恶心了……”

吉鲁强行捏了捏德比希的鼻子,德比希吃痛地打开吉鲁的手。吉鲁回过头去跟酒保说:“帐记在我头上,回头月结!”酒保摆了个OK的手势,目送两人离开。

 

第二天,德比希攥着《太阳报》气得直哆嗦。


太阳报娱乐版头条《当红模特深夜密会情人,对方疑似上次车祸现场神秘男子》,配图是一张疑似接吻图。


妈的!天地良心!无良媒体能不能少编瞎话!说我是他情人?你们咋不说温格下赛季要执教热刺呢!你们咋不说C罗要转会去巴萨呢!你们咋不说多特蒙德要跟沙尔克合并呢!气死爸爸了!我只是个小助理,能不能放过我!


“哟,这是哪个傻逼照的,完全没有体现出我的帅气!”吉鲁瞥了一眼地上几乎被德比希揉烂的报纸,“别气呼呼的,这家报纸说话就像放屁一样,你要是真跟他们生气,早气死了。别想偷懒!去把后期帮我把样片取回来!”

德比希瞪了吉鲁一眼,依旧气呼呼地走去了后期工作室。



评论(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