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彪】日久生情和一见钟情 上

现在熬夜写文流出的泪,就是当初打赌时脑子进的水,这一篇是还账的QAQ

还是秉承我一贯的垃圾风格,对话为主,OOC严重。

虫肯定有,但是我是不会改的。

“奥利维尔你能不能让我省点心……”厄齐尔把手里的一叠纸狠狠地摔在吉鲁面前。“这已经是第七个助理了!”

“我咋了啊!是他们自己要走的,怪我咯?”吉鲁熟门熟路地从厄齐尔的抽屉里翻出一粒费列罗,剥开糖纸丢进嘴里。

“你能不能有身为模特的自觉,巧克力这种东西你没资格吃,给我吐出来!”厄齐尔捏住吉鲁的脸,大有要把刚刚那颗费列罗抠出来的架势。

“来不及了,已经吞下去了!略略略~”

“看看这几个简历,我都面试过了,都还不错,你自己选一个吧。”

“哎呀,不知道不知道,就这个吧!”吉鲁随便抽出来了一张丢给厄齐尔。

奥利维尔·吉鲁,眼下最最抢手的模特,让经纪公司又爱又恨。工作方面不用说,看看红的程度就可以知道,好多知名设计师点名要他来代言走台,可是他的私生活真的是……乱……太几把乱!男女通吃的他有数不清的绯闻,性格也很怪异,有点不着调,好多助理因为受不了他的性格都跑路了。为此,经纪人厄齐尔很是苦恼。

德比希来到公司的第一天,厄齐尔拉住他的手不停地摇:“以后就辛苦你了,如果有什么不顺心的,你就直接抽他,没事,只要不伤到脸,怎么都成。”

德比希虽然不太明白但还是点了点头。后来,他才反应过来厄齐尔为什么这么对他说。

“那个谁,今天我要去XX公司一下,你帮我安排个车。”吉鲁坐在老板椅上一边啃苹果,一边指挥着帮他整理各种合约资料的德比希。

“啊,那个谁,今天的咖啡怎么这么苦,我不是说了要加焦糖的吗?没有糖还怎么喝!”德比希只好放下手里正在录入的资料,去帮吉鲁买咖啡。

“这个屋子的窗帘颜色怎么那么恶心,那个谁,你去跟西奥说一声把它换掉,难看死了。”吉鲁叉着腰站在休息室里指手划脚。德比希只能放下手里要送到干洗店的衣服,先去找沃尔科特商量换窗帘的事情。

“德比希你也太老实了,吉鲁让你干啥你就干啥?他就是没事闲出屁来拿你开心呢!”拉姆塞很不满意吉鲁没事瞎使唤人,“那个破窗帘当初是他自己选的,你别理他。”

这个公司大概就吉鲁一个人是混蛋吧,算了,我忍了。

德比希每天都能想出一百种方案弄死吉鲁,但是想了想其他关心他的人,也就算了。

有一天吉鲁参加了一个品牌活动的庆功宴,喝得酩酊大醉。德比希费尽九牛二虎之力跟厄齐尔一起把吉鲁弄回了家,进了吉鲁的家门,厄齐尔把钥匙往桌上一丢,“奥利维尔就交给你了,明天你可以休息一天。”然后自己走掉了。

什么玩意。

德比希把吉鲁扔到床上,又帮他脱了鞋子,准备帮他把外套脱掉的时候,发现吉鲁已经给自己裹上了被子,德比希心疼地看着被拧成麻花一样的西装外套,一狠心把被子掀了,刚把外套脱下来,整个人就被吉鲁抱在了怀里,还打了个滚。

这下好了,俩人跟墨西哥卷里的香肠一样被裹得严严实实的。

“Fanny,你今天换香水了吗?跟以往不太一样……”吉鲁一边说一边把头往德比希的颈窝蹭了蹭。

谁特么是Fanny?!

“Stella,你剪头发了么?”

Stella又特么是谁?!

“LoLo……你好狠心……”

LoLo又是哪个?!

“那个德国佬有什么好 !像麻杆一样!会跳舞了不起啊!”

“LoLo……你忘了过去的美好日子么……LoLo……你知道我有多喜欢你吗……LoLo……我想你……么么哒Mua……”

卧槽卧槽,知道这人混蛋,但是不知道这人还会借着酒劲耍流氓啊!德比希被吉鲁蹭了一脸的口水,好不容易才挣脱出来。

要不要闷死他呢……德比希手里拿着枕头犹豫不决,突然看见吉鲁躺着的枕头下面露出一个照片的角,他放下手里的枕头,轻轻抽出那张照片,照片上两个少年满脸明亮的笑容,背面写着“奥利维尔♥劳伦特 永远”。

“哦……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呢!”德比希把照片又塞了回去,“但是这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第二天,吉鲁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头痛欲裂。起身一眼,床头柜上放着一杯水和一粒药,旁边的小纸条上写着“为了防止你头疼撞墙而死,吃了这粒药,如果不想吃,那你就疼死吧。”

这字体好陌生,不像是厄齐尔的。趿拉着鞋子走出卧室,吉鲁惊呆了,乱七八糟的外卖盒子不见了,衣服也整整齐齐地挂在衣柜里,地面被打扫得发着亮光,厨房里还放着做好的早餐。

原来我还有个书柜呐……

吉鲁感叹道。

“喂?梅苏特?你是花钱给我买了个田螺姑娘吗?我家里里外外都被打扫干净了,我特么都不敢下脚去踩!”

“田螺姑娘你妹。那是你助理做的。”

“我啥时候有了个新助理?我……”吉鲁的话还没说完,厄齐尔那边已经把电话挂断了。

既然有现成的早餐,岂有不吃之理。

嗯,味道还不错……不过我到底啥时候有个助理的啊?

吉鲁吃好了早餐把餐具往水槽里一丢,愉快地拿起手柄。

玩了不到半局,厄齐尔的电话又打过来了:“给你十分钟时间马上滚过来,不然我就开着推土机去把你家铲平。”

“梅苏特你不爱我了。”

“从来没爱过,你现在还有九分半。”

吉鲁到公司以后才第一次仔细看到德比希的样子。

“长得不错嘛……”心里想着,嘴里不自觉地就说出来了,顺手在德比希的下巴上摸了一下。

流氓。德比希腹诽了一句,拍开吉鲁的手没有理他。

吉鲁见自讨了个没趣,悻悻地去找厄齐尔报到。

转眼间德比希来公司也有几个月的时间了。公司里的其他人都很喜欢他,有事没事也喜欢找他聊天,请他帮忙,而德比希也基本上有求必应,所以跟大家十分融洽。但是他对吉鲁说不上热情,反正就是你要我做事我就做,没事我绝对不去跟你套近乎。

吉鲁非常不爽。德比希对别人的时候都是面带微笑,对待自己就冷若冰霜。有一次打印机坏了,一个女同事请德比希帮忙看看,德比希刚刚凑过去,就被吉鲁拉住了。吉鲁揽着德比希的肩膀告诉大家:“德比希是我的人,不许你们跟他说话,指使他干活。”

德比希甩开吉鲁的手,很不高兴地说:“你这人到底有什么毛病!干嘛不让别人跟我说话?我是给你当助理,又不是卖给你了!”

“你是我的助理,当然就得只听我一个人的!”

“你以为你是谁啊!独裁法西斯吗!难怪那个劳伦特把你甩了!”

瞬间时间好像静止了一样,每个人都很紧张地看着吉鲁和德比希,吉鲁没吭声,黑着脸离开了办公室。

“那个人是禁忌啊……绝对不能提的……”罗西基同情地拍了拍德比希的肩膀。

从那天以后,德比希在吉鲁面前仿佛空气一样,吉鲁不再跟他说话,不再没事逗他,甚至不再让他做任何事。德比希有些手足无措。

劳伦特·科斯切尔尼以前也是公司的模特,在圈里也算是小有名气。明眼人都看得出吉鲁一直喜欢着科斯切尔尼,但是科斯切尔尼却把吉鲁一直当做最好的朋友。有一天,吉鲁被科斯切尔尼生拉硬拽地去看了一个德国歌舞团的表演,回来的路上,科斯切尔尼一直很兴奋地跟吉鲁谈论着这个歌舞团的事情。

“奥利,你知道吗,他们的团长好年轻啊,只比我大一岁。他跳舞可真棒。你说他要是能总来该有多好……”

科斯切尔尼的话吉鲁一个字都没听进去,但是他的笑脸让吉鲁觉得特别温暖。

如果能一辈子都看到这样的笑脸该有多好,就算这笑容不是为他绽放的。

德国歌舞团在伦敦停留了差不多快一个月,科斯切尔尼也看了差不多一个月的歌舞表演。每天他都拉着吉鲁叽叽喳喳分享自己的心得,再就全都是关于歌舞团团长默特萨克的事情。转眼间科斯切尔尼的生日也快要到了。吉鲁鼓足勇气,准备在科斯切尔尼生日的时候向他表白。

到了科斯切尔尼生日的当天,吉鲁精心准备了红酒蜡烛等等一系列的东西,结果换来的却是令他心碎的消息。

“奥利,我有事情要对你说!”

“这么巧!我也有事跟你说!”

“默特萨克说他喜欢我!”

“我喜欢你!我们在一……”

…………

…………

“奥利维尔……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一直都是,我喜欢你,但是一直是像朋友那样……很抱歉让你有了错觉,真的很抱歉……而且,我要去德国了……”

后来科斯切尔尼走了,跟着默特萨克去了德国。

从那以后吉鲁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常常一个人发呆,再后来,就开始胡作非为,绯闻满天飞,还不断跟媒体起冲突。厄齐尔每天都要帮他收拾烂摊子,还要帮他保住大牌的代言。直到最近他的状态才慢慢缓和过来。

德比希知道了这些,心里五味杂陈。其实他很想去道歉,但是现在吉鲁连斜眼瞧他都不愿意。

生活总归是要继续的,工作还是要做的。厄齐尔忙不开的时候还是会让德比希帮忙去给吉鲁送一些东西。德比希心存愧疚,每次去吉鲁那里都战战兢兢的。

“马蒂厄,这几套衣服你帮我送去奥利维尔那边,让他试穿。我现在实在是走不开!”厄齐尔从办公室里探出头来对着德比希说道。

虽然不情愿,德比希还是拿着衣服,开车去了吉鲁家。

德比希小心翼翼地打开大门,结果一进屋就看见满地散落的衣物,正犹豫着要不要叫吉鲁,就看到吉鲁只穿着内裤搂着两个姑娘从卧室出来。

其中一个姑娘上下打量着德比希,嗤笑了一声:“怎么?你也是来排队跟奥利维尔上床的?”

吉鲁斜了德比希一眼:“干嘛?又来教训我这个独裁法西斯?”

“梅,梅苏特让我把衣服拿给你试穿……我先走了……”德比希很生气,也很伤心,把厄齐尔让带过来的东西扔在地上就走了。

看着德比希的表情,吉鲁的心没由来的一阵刺痛,他拉着刚刚用话刺激德比希的女人的头发,狠狠地给了她一个耳光:“别让我再看到你,滚。”

女人捂着脸,捡起地上的衣物穿好跌跌撞撞地离开了。

德比希离开吉鲁家以后,在路上越走越生气。凭什么自己这么倒霉, 摊上做这么个人的助理,还要被那种人羞辱。

去你妈的,愿找谁找谁去!老子不伺候了!

德比希忿忿地跑去找厄齐尔:“梅苏特我不干了,这活我干不了。”厄齐尔好说歹说地哄住德比希,给他放了几天假,让他散心,总算是把德比希闹着要辞职的事情压了下来。

德比希的青梅竹马约安·卡巴耶正好来他们这座城市出差,联系了德比希找他蹭吃蹭喝蹭导游。德比希决定暂时忘了吉鲁那个混蛋,跟卡巴耶一起去玩。结果好死不死地又遇到了吉鲁。双方都很尴尬。

厄齐尔在安抚完德比希以后把吉鲁臭骂了一顿,还勒令他去跟德比希道歉。“你自己的事情自己没处理好,把火发到别人身上算怎么回事!赶紧去给我道歉,如果德比希再闹着要辞职,我就打死你。”

吉鲁很想跟德比希打招呼,但是德比希头也不回地拉着卡巴耶走掉了。

“卧槽!那是奥利维尔·吉鲁!”

“是又怎么样?”

“你傻啊!好不容易看见个名人不去要个签名合影吗?以后没准能换钱呢……”卡巴耶在自己的背包里掏了半天掏出一张明信片和一支笔来,拿着手机冲着吉鲁就过去了。

德比希心一横,咬牙对着卡巴耶说:“你以为我说的傻逼老板是谁?!”

“啥? 你说的傻逼老板是他?”

吉鲁的脸瞬间就黑下来了:“谁是傻逼老板?”

卡巴耶看看吉鲁,又看看德比希:“你不是说他满脸横肉面目可憎吗?”

吉鲁脸更黑了:“说谁满脸横肉面目可憎呢?!”

德比希快被卡巴耶气晕了,没等他把卡巴耶拽走,自己就被吉鲁像拎小鸡仔一样拎走了。 

吉鲁扭头对卡巴耶说:“把这家伙借我几分钟,等会我给你签名合影。”

卡巴耶把头点得像小鸡啄米一样:“好好好!”

吉鲁把德比希壁咚到一个墙角,凭借着身高优势把德比希整个人围在他的手臂之间:“为什么旷工?”

“你知道个屁。 是厄齐尔给我放的假。你走开!”

“那天在我家发生的事我很抱歉,我知道那样对你不太好,可是你之前还在同事面前揭我伤疤呢,咱俩扯平了好不好?”

“不好!凭什么我要被那么说!鬼才想跟你上床!”

“切,想跟我上床的人多了!毕竟我这么帅气!”

德比希翻了个大白眼:“你能不能起开,不然我要喊抓流氓了!”

“我就不!”

俩人正对峙着,卡巴耶傻兮兮地在原地站了半天,结果发现俩人维持着壁咚的姿势在聊天,于是跑过来大喊:“马蒂厄你这个大屁眼子!你是不是说不让他给我签名合照?你不能这么做朋友!你这样很容易失去我的我跟你讲!”

他这一叫把吉鲁吓了一跳,结果不小心壁咚的手滑了,整个人扑倒了德比希身上……

“哦,好极了,机会难得~”卡巴耶把照片拍了下来,还跟吉鲁再三保证,自己拍照片只是为了威胁德比希,不会传到网上去。

“没事儿,我绯闻多着呢,不差这么一个。”

德比希说:“我从来没见过你们俩这么不要脸的,不如你俩结婚吧。”

吉鲁给卡巴耶签了名还跟他合了影,愉快地离开了。

德比希觉得自己不仅丢了工作,还丢了一个朋友。

经过了这次的乌龙事件,吉鲁明显对德比希的态度好多了,也不吆五喝六地指使他干这干那了。甚至有时候会主动分担厄齐尔交给德比希的工作。他自己也在慢慢改变,绯闻慢慢少了,人也勤快了起来。

有一天厄齐尔很欣慰地摸着吉鲁的头说道:“嗯,我的奥利长大了…………"

吉鲁说:“你能不能别摸我跟摸狗似的?”

“你可拉倒吧,你可没有狗可爱!”

“那啥,梅苏特,德比希这个小可爱你是从哪儿捡到的?”

“噗……”厄齐尔喷了吉鲁一脸水,“你能不能像个正经人一样说话?还小可爱!”

“你觉得他会喜欢我吗?”

“奥利维尔,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你能不能不搞自家人?”

“我没乱搞啊,我是认真的!你看我什么时候让你操心过!”

“……你是怎么有脸说这句话的?再说了,就算我相信你是认真的,你怎么就能知道人家能看上你啊?”

“没问题!凭我帅气的长相和独特的魅力一定可以征服德比希!”

“彻底放下劳伦特了? 如果没有就别去招惹德比希。”

TBC……………………

评论(8)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