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B】恐怖五题

最后那是什么?!我拒绝!!!QAQ

琛Yeah~:

这是来自对收假的恐惧……
胆小慎入!!!(并不。
特别声明:不要打我不要打我不要打我(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01.窗外的眼睛


[0:00 a.m.]


        夜间的风将宿舍内的窗帘吹得轻轻摆动。格策此刻正躺在床上,盯着熄了灯后宿舍里唯一的光源——天花板上反射着的罗伊斯手机的光线。


        “马口……你和我聊聊天呗,别玩儿手机了……”


        “……”


        “马口……我睡不着了…好无聊…”


        “……”


        “马口?”
 
        “……”


        天花板上的光时不时变换着,就像是北欧的极光,幽幽的光线映着罗伊斯身后的窗帘。


        “无聊的话就刷会儿手机。”罗伊斯终于开口了。


        “学校不允许带手机啊!就你一个人偷偷带了!”


        宿舍再一次陷入沉默。


        蓝色的窗帘悠悠地摆动,偶尔露出后面黑洞洞的窗户。格策开始寻找窗帘摆动的规律,奇怪的是窗帘现在只摆动一个边角——明明窗户大开着而且风也不止。


        格策正疑惑着窗帘周期函数般的规律被打破,突然窗帘被吹起,他隐隐看到窗后似乎有一双眼睛。


        “马…马口?”


        “……”


        格策有些害怕了,小时候看的鬼故事全都展现在他的眼前。


        !!!!!


        一只枯瘦的手无声地从窗后深了进来,拽住窗帘的边角缓缓拉开。


        “马……马口……”格策的声音抖得不正常。罗伊斯抬起头看见格策惨白的面孔和瞪大的眼睛——小胖子正用手指着自己背后的窗户。


        罗伊斯转头看向身后的窗口——一张狰狞的面孔在自己手机光的照射下更加可怖。罗伊斯也被眼前的景象吓得动弹不得,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窗外的身影又将干枯的手缓缓伸到离自己最近的罗伊斯面前。



























        “这位同学,把手机拿来。”



























(后续)


        “就说要把窗户关着吧!你看,现在我的手机都被教导主任没收了!”


        “……”


—————————————————————————


02.半夜众生相


        从来没有失眠毛病的托马斯今夜在床铺上辗转反侧,不知道为什么,这次他怎么也睡不着。


        漆黑的宿舍里隐隐约约能看到四个人的书桌以及桌子上散乱的课本,在黑暗中如同不规则的鬼影。想到这里,托马斯打了个寒颤,强迫自己不去看那些桌子和课本。





        “吱呀呀…吱呀呀…”


        托马斯屏住呼吸仔细倾听微弱的声音。


        什么也没有……托马斯松了一口气。


        “吱…吱…吱…吱呀呀呀呀呀…”
        诡异的声音似乎是从四面八方传来,回荡在空气中。托马斯裹紧了被子,他好像能感觉到房间里有什么“东西”……想到这儿,他似乎在黑暗中看到一个人鬼影从高处滑下。


        奇怪的声音越来越大,就好像是搓塑料盆的声音。托马斯下意识地看了看放在自己床头的盆架,大小不一的塑料盆歪歪扭扭地摆放着……


        “吱…吱呀!”
        托马斯狠狠闭上了眼睛。随着一声响亮的滑音,诡异的声响戛然而止。托马斯悄悄睁开眼——刚刚他认为的“鬼影”似乎开始在黑暗中游移。


        我一定是吓坏了…


        “砰…”
        书桌发出了异响,旁边就是一团影子——刚刚就有这么大一团影子么?托马斯记不起来了。


        “你去死吧…你去死吧…”——这不是托马斯的声音。


        托马斯不可能睡着了,他的目光开始寻找声源——一双脚停在自己床边。


        “啊!!!”


        再定睛时,地上空空如也——没有什么奇怪的脚。


        托马斯决定不再胡思乱想之际,感觉身旁传来微弱而愤怒的声音——“你去死吧…去死吧!”


        如卡壳般慢慢转过头——托尼·克罗斯在黑暗中睁着一双空洞的眼睛……





[次日]


        “托马斯呢?”格策问道。


        “他好像搬到别的宿舍去了。也不知道怎么了,他今天特别古怪,还有点神经衰弱。”上铺的罗伊斯撇了撇嘴,“对了,马里奥。你睡觉磨牙的毛病能不能改一改?那声音跟搓盆一样,难听死了。”


        “你好意思说我?!”小胖子急了,“自从你的手机被没收了之后,你就开始晚上梦游。出息呢!”


        “那也比托尼睡觉不闭眼还说梦话要好吧!”









[晚上]


         “我今天不磨牙了,你到时候梦游可别再撞到书桌!”


        “哼!我今天也不梦游!”


        正当罗伊策赌气时,下铺传来托尼的呓语。


        “宝贝儿……你真紧……”

















        第二天,罗伊斯和格策也申请搬到别的宿舍去了。


——————————————————


03.天花板的声音


        “菲利普老师,要不你换一间宿舍吧……”赫韦德斯皱着眉看着房间的石膏线。


        “为什么?是因为在顶层的原因么?”菲利普放下行李,转身看着自己的同事。


        “呃……不是的。这个房间隔音特别特别不好。晚上会…很吵……”赫韦德斯说完看见菲利普尴尬的神色,猛然挥手,“啊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菲利普老师!!!我是说……这个房间的天花板会发出声响。”


        菲利普一副了然的样子,冲赫韦德斯笑笑:“是不是那种弹珠的声音? 诶呀,贝尼你别担心了,那是管道老化的声音,很正常啦。 ”


        “不…不是的…”


        “真不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没事的贝尼。谢谢你帮我送行李上来,一会儿食堂见。”


        自己的忠告被无视后,赫韦德斯只好无奈地离开,顺便再寻味地扫视了一圈整个房间。






[晚上]


        “啪!”
        “咚咚咚…”
        菲利普躺在床上处于半梦半醒之间,麻木地听着房间响起的声响。


        “哈哈哈哈…”
        随着笑声的传来,菲利普一个激灵坐了起来,认真辨认声源。


        ……


        “咚…@^$^#*……”
        难以形容,似乎还夹杂着男声。


        “@*#^!$&@$%^#…”
        微弱声音从天花板后传来。


        随着一串类似于大笑的声音与随之而来的清脆响声——这声音如同来自天际——菲利普连忙下了床,望了望窗外漆黑的夜空,转身打开房门往外走去。


        “哒哒哒…”菲利普从楼梯一路而上,漆黑的楼道里只有绿色的应急灯工作着。一道铁门安静地伫立在楼梯尽头——这后面就是天台。


        “#%^$@#*!!!”杂乱无章的声响在门后响动,菲利普做了几个深呼吸,一脚踹开冰冷的大门——夜空如墨水般漆黑。


        菲利普走到平台上,一阵吹得毫无预兆的风将他身后的铁门狠狠甩上。惊得菲利普一阵颤抖。


        “*#@$^@#……”


        “谁?!谁在那儿!!!”


        “……”


        微弱而细碎的声响揉碎在风力,菲利普搓了把脸努力让自己清醒一点。他最后扫视了一眼诺大的天台,转身想要离去。


        微风将一撮灰烬和烧了半截的黑桃K卷到了他的脚边——牌面上的国王用熏黑的眼睛诡异地盯着前方的空气。


        !!!





[次日]


        “又麻烦到你了,贝尼。”


        “没关系,你能换房间是个聪明的决定。”













[再回到当晚的天台]


        “咚!”托马斯从平台上跳了下来。


        “你咋不摔死呢。”卢卡斯鄙夷地看了一眼。


        “不会的…哎哎哎!你别看我的牌!”


        ……
        ……
        ……


        “黑桃K!”巴斯蒂随意甩了一张牌。
        “过。”
        “过…”
        “哈哈哈哈!K你们都要不起!”
        “啪!”
        “卢卡斯你打我干什么!”


        “黑桃K是吧。”托马斯摸走巴斯蒂甩下的牌,一手掏了掏口袋……


        “你这臭小子烧我的牌干什么!!!”
        “哈哈哈哈!”
        “你给我过来!”


        “哒哒哒…”(菲利普上楼的声音)
        “嘘……有人来了…”
        “快藏起来!”


        在躲在平台后的三个人大气不敢喘一下的时候,一阵风将身边的牌和灰吹走。
“喂!回来!哎呀!”


        “谁?!谁在那儿!!!”


        ……
        ……
        ……
        “咚…”(菲利普关门的声音)


















        “老师走了么……”


————————————————————————


04.电梯


        在学校加了夜班改卷子的赫迪拉往电梯方向走去,发现二班教室中央坐着一个学生。


        这个点儿了怎么还会有学生留在学校?


        赫迪拉只是路过,看到那个学生只是坐在教室里,什么都不做,一动不动地盯着空空的黑板。


        “叮——”
        电梯门打开了,赫迪拉只好看了那学生一眼就上电梯了——在电梯门关上的瞬间,他和那个学生对视了。


        6


        5


        “叮——”


        没人。


   


         4


        “叮——”


        没人。


        赫迪拉有些烦躁地闭起了眼睛,当他感到重心又一次变换后,睁开眼果不其然地看到电梯屏幕停留在了“3”上……






        又是没人。








        赫迪拉将半个身子探出电梯左右看看,漆黑的楼道里没有来人的痕迹。当电梯突然发出尖锐的提示音后,他缩回身子,按下关门键。








        2


        “叮——”









        赫迪拉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回想起之前看到的那个学生——黑色的头发,大而无神的双眼……


        他一个健步踏出电梯,奔向右手边的楼梯。































        “你就是梅苏特·厄齐尔吧!小兔崽子你给我站住!”

















PS:272的手欠是全校出了名的。


——————————————————————————


05.查无此人


        “喂喂喂!后排的三个学生!把你们拿的东西拿上来!”


        “巴拉克老师,我们什么都没拿。”


        “啪……”一叠扑克牌从桌兜滑落,散落在过道。


        噫。


        “巴斯蒂、卢卡斯、托马斯……你们三个站到教室外面去。”


        ……
        ……
        ……


[教室外]


        “巴斯蒂都怪你,你是半身不遂么?藏个牌都不会藏……”
        “……”
        “唉…要是遇到校领导就尴尬了……”


        脚步声在这时由远及近地响起。
        “你们怎么站在外面?”软糯的嗓音传入三个人的耳朵——声音的主人是一个有着祖母绿眼眸的年长的老师。


        “呃…那个…我们被罚站的…”卢卡斯断断续续地说。


        “大热天的,别在这儿站着了。走,到老师的办公室去。”
        猪波猴三个人一同看向面前这位陌生的老师——不,是天使。他们跟着天使来到办公室,空调的凉气徐徐吹来。


        “这不是我们巴拉克老师的办公室么?”卢卡斯喃喃道。
        “我和你们巴拉克老师在一个办公室。哦对了,我叫米洛·克洛泽。”
        “那…真是太谢谢你了,克洛泽老师。”
不知道为什么,面前的“克洛泽老师”突然笑了笑,示意他们可以在办公室看看书,之后他来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打开电脑……


        时间过得很快,下课铃打了后,巴拉克推开办公室的门,看到了自己的三个学生。


        “我不是让你们在教室外站着么!谁让你们来办公室的!”


        托马斯用手指了指克洛泽的方向,再顺着看过去——那里什么都没有。原本一直在办公的老师不翼而飞,就连办公桌都不存在了。


        巴拉克瞥了一眼,“指什么指?我问你谁准许你们来这儿罚站的?”


        “克洛泽老师。”巴斯蒂不假思索。


        面前的巴拉克皱起了眉,神情古怪地盯着三个学生。
        “克洛泽?什么克洛泽?”
        “就是和您一个办公室的克洛泽老师啊。米洛·克洛泽!”
        “从我到这所学校以来,就是我一个人在一间办公室。而且,整个学校,没有一个老师姓克洛泽!你们编瞎话的水平也太烂了……好了,不要多说了,你们到教室后面站着去!”


        托马斯三人百口莫辩,接着被巴拉克强行推出办公室。


        “砰!”
        送走学生后,巴拉克关上大门,呼了一口气后搓了搓脸,失了魂般跌坐在地上。



























        “没想到我会回来吧……”一只冰凉的手搭上巴拉克的肩膀。
        “不……你就从未离开……”巴拉克想要覆上那只手却抓了个空……


———————————End————————————










你被套路了吗?
好吧我承认最后一个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你们想的是什么就是什么吧…不要问我QwQ……

评论

热度(84)